杜生

@该隐

observe stars on the Earth.

Enla,somero.

见教授的终曲去参加了东京国际电影节,不多不少随着末代皇帝的周年纪念到来,是稍微怀念了Lawrence这首一下三十多年前诞生的曲子。

“钢琴似乎都是属于少年的。只有心的老去,才会明白大提琴那种纠缠的停顿的质感。”以前见安妮宝贝这句话深觉此然,醒来之间一般都思虑过多,今夜未眠,倒是在醒神中再听这首悟了新想法:音乐哪分年龄界限,心还在的永远不会老去。

像教授在雨天拉着小提琴,你仍不会认为这位国际间游走的音乐家半分白发,而当他弹起Lawrence,即使音色清亮,随着节奏与音拍的强度变化表现,一句耄耋光烁就在沉默间失去了声音。

你在思念着谁?

音乐真是堆积在时间基石上庞大的塑造品。

评论

© 杜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